五問中國經濟:權威人士談當前經濟形勢

時間:2015/6/2 9:28:51 點擊:486次

      今年以來,我國經濟走勢備受國內外關注。對于當前經濟運行中的新趨向、新情況、新問題,如何理性看待、正確認識、保持定力、有效應對?近日,權威人士接受《人民日報》獨家專訪,聚焦重大經濟問題,回應社會各界關切。

      一問:經濟增長速度回落

      增速回落是經濟進入新常態的一個重要特征。總的看,今年以來的經濟增速符合《政府工作報告》提出的預期目標,經濟運行在意料之中,仍處合理區間

      問:年初以來,我國經濟增速出現進一步回落。4月30日的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“一季度經濟增長與預期目標相符”。對當前的增長速度究竟應當怎么看?

      權威人士:增速回落是經濟進入新常態的一個重要特征。以一季度為例,雖然增速有所回落,但這是一個讓人“不難受”的速度,用老百姓的話講就是既有“面子”又有“里子”。從主要經濟指標看,一季度GDP增長7%,合乎預期,在全球范圍是很快的,而且在基數較大的情況下,我們的增量也較大;城鎮新增就業324萬人,就業形勢平穩;城鄉居民收入水平同比增長8.1%,各項民生指標繼續明顯改善。一系列重大改革舉措相繼出臺,一些新增長點破繭而出。經濟金融風險總體可控,社會大局穩定。

     尤其要看到,在增速放緩的同時,經濟發展質量得到進一步提高,結構調整穩步推進,轉型升級勢頭良好,出現了新的積極變化:比如在產業結構方面,服務業跑出了“加速度”;再比如收入分配結構也在持續改善,農民收入增速繼續快于城里人,城鄉居民的收入倍差在縮小。

     問:對于目前的增長態勢,社會存在一些擔憂和疑慮。如何判斷中國經濟前景?

     權威人士:分析經濟形勢,要用歷史的眼光,堅持短、中、長期結合,才能得出正確結論。“橫看成嶺側成峰,遠近高低各不同”,把一件東西擺近了看,往往會感覺很大,把它放遠些看,就會顯得很小。經濟發展中的一些問題,短周期看可能是嚴峻的,需要認真對待,但從更長周期看,它們又是不可避免的階段性現象。

     我國經濟下行壓力不小,但并未出現斷崖式的急速下滑,歷史上曾出現過的經濟波動幅度也比現在大。我國經濟發展基本面是好的,有世界最高的居民儲蓄率和最大的宏觀經濟政策空間,經濟韌性大,制度優越性明顯。只要把握好,就出不了大問題。

經濟增長說到底是為了讓人民生活更美好,“有活干,有錢掙”,人民群眾能夠對當前增長態勢充分理解,這是中國經濟發展最大的底氣。

     二問:經濟運行走勢分化

     凡是主動適應新常態,注重調整結構、需求分析、創新驅動和質量效益的,努力走向產業中高端的,發展勢頭都不錯;反之,壓力都比較大

     問:今年經濟運行的另一個顯著特征是走勢分化,為什么會有這樣的現象?

     權威人士:當前確實存在經濟運行走勢分化,可謂“幾家歡樂幾家愁”。為何會這樣?因為全球供求格局變化了,國內又進入“三期疊加”階段,調整是不可避免的也是必須的,調整必然帶來分化。

     從區域看,東部地區調結構動手較早,開始企穩向好,有的甚至較為樂觀,對在新常態下爬坡過坎信心更足了;而部分地區,包括一些能源資源大省、前些年主要靠投資拉動增長的地區,經濟下行壓力持續加大。有的也知道要轉方式,不轉不行了,但還要一個過程。

     從產業看,產能過剩行業和“兩高一資”行業用電、生產、投資、效益等指標下降,而高技術產業、現代服務業的增長相對強勁。從企業看,一些技術含量低、產品缺特色、調整不及時的企業生產經營普遍困難,有的已停產半停產;而善于捕捉市場機會,重視滿足個性化需求、有品牌價值、搞技術創新的企業,日子比較好過。

      走勢分化,本質上是結構調整正逐步深化。綜合看,凡是主動適應新常態,注重調整結構、需求分析、創新驅動和質量效益的,努力走向產業中高端的,發展勢頭都不錯;反之,壓力都比較大。

      問:目前,去庫存、去產能、去杠桿的進程在繼續,其間也伴隨著痛苦,這對中國經濟意味著什么?

      權威人士:結構調整是新常態更本質的特征,調結構必然帶來陣痛,需求結構、生產結構、企業組織結構、產品結構、商業模式等目前都在進行較大幅度的調整,產業重組加快。同時,部分領域、產業和地區經濟風險有所加大。

      必須看到,結構調整是一個需要不斷往前推的過程,也是一個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過程。結構調整等不得、熬不得,也等不來、熬不起,只能主動調、主動轉。早調早轉就主動,晚調晚轉必然被動。經濟發展總是波浪式前進、螺旋式上升,我們要扭住調結構不放松,不必太糾結于一兩個百分點的起落,更不能以焦慮心態穩增長,結果事與愿違。

      三問:經濟下行壓力較大

      經濟下行壓力較大有其必然性,宏觀政策要保持定力,穩字當頭,并注重“三個結合”,即近期和長期相結合、發展和改革相結合、國內和國際相結合

      問:目前經濟下行壓力備受關注,不少企業生產經營困難。您認為該如何應對?

      權威人士:當前我國經濟下行壓力較大,這里面有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、新舊增長動力尚未完成轉換的因素,也有外部需求收縮、內部“三期疊加”多種矛盾聚合的因素。我們要高度重視應對下行壓力,但也不必驚慌失措。宏觀政策要保持定力,穩字當頭,并注重“三個結合”:

      一是近期和長期相結合。以犧牲資源環境為代價的老路子行不通了,繼續加大對產能過剩行業投資、增加未來調整壓力的增長也要不得,近期采取的穩增長政策要有利于長期發展政策目標,有利于經濟結構戰略性調整和產業優化升級,避免引發更多矛盾,調結構、促升級的政策也要有利于短期增長,二者應當結合起來。不能為了眼前刺激增長就不顧結構、質量和效益了。

      二是發展和改革相結合。發展政策要符合改革目標要求,也要通過改革舉措來落實,改革舉措要以發展為導向,多出臺一些有利于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改革舉措。

      三是國內和國際相結合。在經濟全球化的大背景下,我國經濟與世界經濟越來越相互依存,宏觀政策既要考慮國內因素,也要統籌好國內國際兩個大局。

      問:在外需低迷的情況下,能否在投資和消費兩駕“馬車”這方面釋放更多動力?

      權威人士:投資對經濟增長具有關鍵作用,這就要求投資本身有可持續性,解決好投什么、錢從哪里來的問題。首先是方向,必須選對項目,力求有市場,有長期回報,把好鋼用在刀刃上,投入到符合發展方向的地方。其次是資金來源,我國經濟發展到現在這個階段,能不能把儲蓄轉化為有效投資是支撐穩增長的關鍵。所以,財稅、金融、投融資體制改革必須整體推進,特別是要打通投融資渠道,挖掘民間資金潛力,讓更多儲蓄轉化為投資。

      消費對經濟增長具有基礎性作用。適當調工資、增收入、完善社保制度都是必須的,同時要立足我國基本國情,有針對性地挖掘消費潛力。關鍵是我們要有令人心動的有效供給,有讓人心安的產品質量。現在,個性化、多樣化消費漸成主流,對質量好、服務好的消費品和服務性產品需求很旺,如果能有效激活,會形成巨大的增長動力,留住寶貴的消費資源。

      問:除了適度擴大需求,緩解下行壓力的根本之策是什么?

      權威人士:無論從國內還是從全球看,總需求收縮的局面短期內很難改變。靠熬是熬不過去的,靠刺激也不可能完全克服。走出困境,化危為機,歸根到底要靠創新,靠轉方式調結構。要有“功成不必在我”的勁頭,有的可能需要兩三年,乃至更長的時間,在一定時期內不要說全面收獲,可能早期收獲都見不到。但是,與其臨淵羨魚,不如退而結網。

      四問:經濟運行風險防控

      從一定意義上說,防風險就是穩增長。實現今年經濟發展預期目標,須把握好穩增長和控風險的平衡,牢牢守住不發生系統性、區域性風險的底線

      問:隨著經濟增速放緩,各類隱性風險逐步顯性化,呈現高杠桿狀態。怎么看待這些風險?在防控風險中需要注意什么?

      權威人士:風險防控對于經濟持續健康發展意義重大。從一定意義上說,防風險就是穩增長。不出風險,經濟就能保持穩定增長。

      當前經濟風險總體可控,但對以高杠桿和泡沫化為主要特征的各類風險仍要引起高度警惕,借債還錢,天經地義。我國廣義信貸和GDP之比是176%,比2008年上升了63個百分點。從結構看,這幾年債務增長最快的是非金融類企業,其債務余額已占到GDP的125%,在世界上處于高水平。

      實現今年經濟發展預期目標,要把握好穩增長和控風險的平衡,特別注意防范和化解各類風險,牢牢守住不發生系統性、區域性風險的底線。中央已經對化解產能過剩作出全面部署,要繼續穩步有序推進這項工作,有些不得不破產的企業應依法、規范、有序處置。

      化解產能過剩不能冒進,但也不能裹足不前,應當區別對待,積極穩妥。樓市正面臨痛苦的去庫存化階段,有效消化房地產市場庫存是一個現實問題,既關系到啟動需求,又關系到化解風險。要抓住市場調整的有利時機,順應推進新型城鎮化的大勢,建立房地產市場健康發展的長效機制。

      五問:宏觀調控著力點

      把握好分寸,是宏觀調控的關鍵,既不過頭,也避免不及。如果采取大規模強刺激和拼投資等老辦法,可能會積累新的矛盾,使包袱越背越重

      問:對于當前經濟形勢,也不乏認為要進行“強刺激”的聲音。宏觀調控應當如何著力?

      權威人士:我國已進入經濟發展新常態,現實中的經濟現象、經濟矛盾、經濟特點,比我們已知的要復雜得多,宏觀調控也需要適時轉變思路、不斷創新方式。總體上還是穩字當頭,堅持穩中求進的總基調,堅持宏觀政策要穩、微觀政策要活、社會政策要托底的總體思路,同時注重統籌協調、均衡搭配。

      把握好分寸,是宏觀調控的關鍵,既不過頭,也避免不及。今年的宏觀政策主要注重兩點:一是用多大力度,二是采取什么樣的有效措施。宏觀政策要有一定力度,達到穩增長的效果,確保經濟運行處在合理區間。但是,如果采取大規模強刺激和拼投資等老辦法,可能會積累新的矛盾,使包袱越背越重,結構調整步履維艱。我們不是不要GDP,而是要有質量、有效益的GDP,這是“發展才是硬道理”戰略思想的內在要求。

      因此,既要加大力度穩增長,又要堅定不移調結構、防風險、化解過剩產能、治理生態環境、努力改善民生,正確處理好這幾者之間的關系。通過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,防止經濟增速滑出底線。積極財政政策要名副其實,在增加公共支出的同時,加大降稅清費力度。

      目前企業生產經營成本全面上升,財政政策要把為企業減負擔、降成本作為政策重點,謹防出現經濟放緩、企業利潤減少但稅負增加的“逆周期”現象。穩健貨幣政策要把好度,疏通貨幣政策向實體經濟的傳導渠道,把錢花到實體經濟上去。

      現在價格總水平漲幅較低,常規性的財政貨幣政策空間有所加大,但也不能放水漫灌,而要注意“度”,注重精準滴灌,既有利于經濟增長和結構調整,又防止增加宏觀經濟的總負債率和杠桿率,在穩增長和降杠桿之間找到平衡點。

      問:穩定的經濟離不開穩定的預期。請問在穩定社會預期方面,還需要做些什么?

      權威人士:受復雜局面和多種因素影響,當前社會心理預期處于敏感階段,穩定預期至關重要。市場預期與經濟發展可以彼此促進、良性循環。預期穩,信心增,有利于激發全社會創業創新的熱情,增強市場主體的活力,進而轉化為經濟發展的重要動力。明確的政策信號是穩預期的關鍵。應當看到,黨和政府推進市場化改革的方向是明確的,對企業家的支持是一貫的。堅持以公有制為主體,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,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經濟制度。中央堅持國有企業改革方向沒有變,保護民營企業產權方針沒有變,堅持對外開放和利用外資政策也沒有變。

北京扑克麻将技术教学 天津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 北京时时官网下载 香港赛马会走势图 北京赛pk10上必发 58123小鱼儿开奖 时时彩缩水软件手机 澳洲幸运10开奖直播网址 陕西快乐十分直选技巧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 新疆喜乐彩开奖公告